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MySpace高层持续震荡社交网络鼻祖复

2018-10-26 14:09:38

被寄予厚望的关键人物在上任仅4个月后就选择离开,这该是个怎样的是非之地?

近日,集团旗下的社交站MySpace宣布,该公司联席总裁詹森希施霍恩已经辞去职务。今年2月,时任MySpace首席产品官的希施霍恩与首席运营官麦克琼斯刚刚被提升为联席总裁,接手遭解职的前CEO欧文范纳塔留下的烂摊子。范纳塔在任上也只呆了9个月。

对于匆匆挂冠而去的原因,希施霍恩解释说:我得搬回纽约了,那是个铸造梦想的混凝土丛林。希施霍恩于2009年加入MySpace,此前曾担任MTV和SlingMedia公司的总裁。

集团数字媒体部门主管乔纳森米勒在声明中指出,我们非常感谢希施霍恩为公司注入的热情,公司尊重他选择离开的决定。据悉,集团目前没有另外聘请管理高层的打算。

风光渐失的MySpace提出战略转型已经有一年多时间,然而迄今为止该公司的转型不见成效,反倒是高层人事地震不断。对于雄心勃勃的集团董事长鲁珀特默多克来说,其手里的牌已越来越少,MySpace实现复苏的希望也日渐渺茫。

离职不断

希施霍恩的出走对MySpace而言只是的一次打击。事实上,一段时间以来该公司高层不断流失。

就在希施霍恩离开前两天,MySpace营销总监林赛纳托尔宣布辞职。纳托尔于2009年4月加入MySpace,主要负责美国本土以外的海外市场;5月初,MySpace首席安全官赫曼舒尼加姆也自谋出路,创立一家专门提供处理安全性和隐私权问题的顾问公司;较早前的4月底,MySpace全球公关副总裁达妮杜德克辞职,并加盟社交游戏开发公司Zynga。

此前,负责MySpace电子邮件、即时通讯和其他通讯平台服务的技术总监杰夫韦伯、首席软件架构师克里斯比塞尔、首席系统架构师丹法瑞诺、开发经理罗比科尔曼、MySpace移动业务总经理约翰菲斯、用户体验高级副总裁卡蒂杰明德及其团队的大部分成员均已经去职。

值得注意的是,Web2.0音乐站iLike联合创始人埃利帕托维和哈迪帕托维两兄弟近也选择离开MySpace。去年8月,MySpace收购iLike时兄弟二人加盟进来。阿里担任业务开发高级副总裁,哈迪担任技术高级副总裁。

埃利和哈迪的辞任对于正向音乐方面转型的MySpace来说是个巨大的噩耗。iLike近的业务发展得不错,并成为Facebook上的音乐应用。另外,MySpace近的产品升级中,iLike团队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鲁珀特默多克手里这份离职名单越来越长。实际上,自被集团收购之后,MySpace已经出现了三次高层动荡。

去年4月,集团对Myspace管理层进行大清洗,包括MySpaceCEO克里斯德沃尔夫、总裁汤姆安德森等在内的多名核心高管被赶走。随后,欧文范纳塔成为新任CEO。

尽管与老默多克之间的关系不错,但生性自负的范纳塔还是得罪了顶头上司乔纳森米勒。在推行了多项不切实际的改革之后,范纳塔今年年初终于被米勒扫地出门。

五年前,集团以5.8亿美元买下了MySpace,这家当时如日中天的社交站如今已经日薄西山。有分析认为,重塑MySpace形象的战略迄今为止收效甚微,主要是因为由不合适的高管来执行这些战略。美国科技博客TechCrunch作家贾森金凯德称,眼下MySpace员工多有抱怨,认为公司没有了方向,许多员工都在筹划着新的出路。

据消息人士透露,在范纳塔掌权时,MySpace曾与员工签署了一份由两部分组成的奖金制度。部分奖金在签署之日起就已经兑现,第二部分奖金应该在今年7月兑现。有业界人士估计,在获得这些奖金之后,MySpace将会有大批员工选择辞职,辞职比例或达20%。

日渐没落

近,Techcrunch声称他们得到一份内部数据,MySpace英国站的月访问量由年初的1000万次降至6月的500万次。另外,为掩盖用户数量下滑的事实,MySpace还购买便宜且无关的谷歌关键词广告,以提高站的访问量。对此,MySpace回应称,不会对外公布内部数据,并且这些信息都不准确。

不管怎样,曾是社交络领域大站的MySpace已经每况愈下。根据互联流量监测机构comScore的数据显示,MySpace今年5月的全球独立用户为1.09亿,同比减少13%;竞争对手Facebook的全球独立用户为5.48亿,同比增加74%。具有讽刺意味的是,Facebook是MySpace的第三大流量来源。

此外,Facebook的广告收入正不断攀升,MySpace却似乎大势已去。

市场研究机构eMarketer的数据显示,今年,MySpace的广告收益预计将从去年的4.9亿美元下降到3.8亿美元,暴跌21%。相比之下,去年Facebook全球广告收入为4.35亿美元,今年将达到6.05亿美元,同比增长39%。

另一大调研公司StatCounter公布的数据更为悲观。该机构称,在美国社交站访问流量中,Facebook垄断了一半的份额,而MySpace的访问流量份额已经从去年的16%暴跌至目前的1%。有分析人士认为,如果MySpace继续这样低迷下去,不久之后将从社交络行业黯然离场。

对于集团来说,MySpace确实已经成为一大包袱。近日,集团CEO蔡斯凯里也表示,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公司采取了大量措施,但MySpace仍然困境重重并且迷失了方向,因为该公司涉及范围太广无法专注于核心优势。他认为,对于集团而言,将MySpace融入整体数字战略并不容易。

Techcrunch撰文认为,MySpace应该从集团剥离出来,成为一家私有公司,这样才有出路。

实际上,今年早些时候,有未经证实的传言称,鲁珀特默多克正不顾一切地为MySpace寻找买家,而且已经和多家私募股权公司展开谈判,老默多克计划作价7亿美元卖掉这个烫手芋头。但MySpace否认了这一传闻。

现在看来,集团对实现MySpace的复苏依然信心满满。凯里称,去年夏天他们花了很多时间来纠正公司存在的问题并进行了一定数量的裁员,未来几个月MySpace将会发布一系列的新产品和服务。他还说,MySpace是一个内容站,它现在的状态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但它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复苏无望?

今年年初,在探索并发现新产品战略的口号下,MySpace开始迫不及待地重组业务,试图依靠音乐、游戏和视频实现东山再起。

在近一次财报分析师会议上,鲁珀特默多克承认过去两三年中MySpace确实犯过大错误,但现在公司正在作出改变。默多克说,各种迹象表明,MySpace的用户访问量正在增长,站停留时间也在延长。如果这两项指标有所好转,MySpace将获得更多广告收入。

6月初,MySpace将德米特里夏皮罗招入麾下,他将为MySpace拓展音乐平台提供技术支持。夏皮罗在互联行业摸爬滚打多年,拥有非常丰富的经验。此外,他还是视频站Veoh的创始人,Veoh是美国除YouTube之外少数几个有名气的视频站之一。不过,由于版权纷争难以为继,夏皮罗今年早些时候宣布为Veoh申请破产保护。

凯里在分析师会议上表示,今年年底前,MySpace各项业务有望保持稳步增长,并为该站在2011年实现现金流转正打下坚实基础。我们已经针对MySpace采取了多项调整措施,平台的影响力正进一步加强。

目前,MySpace把注意力聚集在35岁以下的年轻群体身上,公司也正大举招揽音乐人、喜剧演员、作家、时尚设计师,希望以此吸引更多的粉丝。此外,MySpace还准备在未来几个月内推出新的应用并对站进行改版,甚至有可能采用全新的标识。

种种迹象表明,MySpace企图转移视线,以音乐和流行文化为公司的核心和卖点。不过,虽然技术人员在努力尝试,但该计划可能很难获得成功。有国外媒体认为,MySpace要克服很多技术上的问题,随之而来的还有相当昂贵的运行费用。

分析人士指出,MySpace与Facebook正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发展。前者希望在不认识的人之间建立联系,而眼下社交络正逐渐演变成熟人间的沟通工具,显然Facebook更符合行业发展规律。

振兴MySpace已经成为集团一个高级别项目,数字媒体部门主管乔纳森米勒也亲自督战。此前,这位强硬派高管已经开始插手MySpace的管理体制改革并大举精简冗员。

为挽回不利局面,MySpace已经削减30%的员工,集团去年为此减记了4.5亿美元资产。《华尔街》撰文称,MySpace实际上在做一项实验,那就是互联资产一旦衰退之后是否能辉煌再现。而这也是AOL和雅虎同样面临的问题。

更糟的是,由于MySpace与谷歌之间的9亿美元广告合同将于8月底过期,如果到时谷歌不再续签协议,那么MySpace的广告收入将失去保证,并进一步对其财务状况构成威胁。2006年,谷歌击败微软和雅虎获得MySpace的广告协议。

7月6日,《华尔街》的报道称,集团正在与谷歌、微软和雅虎展开谈判,希望从中找到新广告协议的合作方。接近集团的消息人士表示,由于MySpace近的访问流量大幅下滑,新的合同金额将大幅度缩水。

香邑澜湾
天山国宾壹號
四川宜宾茶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